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消防文化>消防文学

【消防文学】温暖

2014-06-16 07:17

来源:黑龙江消防网   作者:黑龙江消防网 新浪微博分享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网易微博 0人参与0评论

温暖,是一个好词。筑一切歌舞于耳边,慢慢地回响和升腾。而且是那般的经久不息。 
  就像这个冬天,我们想到火,火焰的磷质,火光最红的时刻,和一些冶铁炼金及其中断生命的过程,永恒与静穆就不重要了。 
  而它仍旧是一个好词。它促使血液与生命潜在的原欲、原创力都破例地开始燃烧。让我们试图丈量头颅与太阳之间的距离。让铁生锈,或命令它变成金子,最终融成血和火的玫瑰。这就是温暖。关于火的温暖,进而衍生出来别样的一些故事。 
  不管你信不信,它仍然具有磅礴的生命力,用其有机的轮回,震撼着我们的心魂,并容你缓缓地打开记忆之门。 
  先说一个发生在夏天里的事情。那个夏天离我们不是很远,那个夏天是万物呈现幻想的季节。在黑龙江的大门口鱼亮子我见到了渔民老赵的儿子泥猴。6岁的孩子,梳着个瓢头,两只眼睛眯细成很窄的缝。他见了谁都不说话,也不看人。我不知道我小的时候是什么样,像不像这个孩子。在我的印象中,他确实很小,属于被人忽略的那种小人儿。 
  可是,当地边防派出所的同志却跟我说了关于这孩子的事情。你们猜怎么着?这孩子竟然是他父亲的“地下交通员”。 
  那个叫福兴的边防派出所刚好破了一起渔民越界捕鱼的案子,抓了一些涉案人员回来讯问处理,其中竟然有那个叫泥猴的6岁的孩子。 
  孩子什么都不说,你尽可能地问,他也不说。后来还是把他父亲叫过来,让父亲跟他说“承认了吧,泥猴,爹都说了,咱犯了错就得改”。泥猴的嘴唇才嚅动了一下开始回答民警的问话。 
  泥猴就住在鱼亮子,跟他父亲睡一个地窝棚。他父亲是一个鱼把头,带着几个渔民划两条船下江里作业捕鱼。因为江这岸的鱼越来越少,他们就背地里核计着趁晚上大黑的天里划船越界去俄罗斯那边撒网。为防止边防派出所的人来抓,就安排泥猴做耳目,也就是所谓的“地下交通员”。泥猴的任务只有一个,渔民们摇船下江撒网的时候,他就守在鱼亮子里盯梢。白天把觉睡足了,晚上打更,一旦发现管边的执法人员来了,他就把事先点着的一堆熏蚊子的火加大烧柴。 
  这渐大的火光便成了“信号弹”,给越界的渔民们报信。 
  那一回泥猴的父亲被拘留了7天,另外几个打鱼的伙计也都被处了罚款。可是,他们却没有接受教训,在第2年的夏天,也就是泥猴7岁刚好要上学的时候,又故计重演,出了事。泥猴拢了火之后睡着了,那天晚上大火烧掉了窝棚,把孩子也带走了。 
  孩子的父亲,那个姓赵的鱼把头在心里留下了他永远的痛。 
  我记得那一年是1996年的盛夏,那场火在愚昧亲情的覆盖下,成为一个孩子童年的葬仪。我是在心里想,火烧尽了自己而成为火焰,可这火焰又怎么能够给人以温暖。 
  下面和上面讲的故事一样也是真实的,甚至于说真实地使心灵疼痛,并逐渐地让你感受到其应有的温暖。 
  几年前在去大兴安岭北极屯采访的时候,我知道了几名官兵帮那儿的老百姓救火的事。我从哈尔滨坐火车一夜零半天的时间才到了漠河县,沿途路经望月、大固其固、白银纳和大乌苏等大大小小的车站。它们有的是林业作业点,有的是乡镇,见得最多的是往来拉木头的火车。越往北走雪越大,积雪披裹下的民房和民房旁边的柴垛也越多,那是雪中的火焰,呈显着老乡们富足的日子。 
  那时候,北极屯的几十户人家绝大多数到晚上8点后就不点电灯了。原因是当时没有通国电呢,村子距县城偏远,有80多公里的路程,加之山路险峻。那儿的用电就被个人承包了,用发动机发电,电费价格很贵。村民们只好点蜡烛,边防派出所的官兵们也点蜡烛,在烛光下读报纸,写学习笔记。 
  我去之前的一个晚上,派出所的几名官兵曾得到北红村一村民家着火的消息,连夜赶过去跟村民们一起扑救。那个村是个三不通地段,即不通邮、不通电、不通车,官兵们驱车加步行3个多小时方赶到了着火的现场,和村民们一起又救了一个多小时,才把火扑灭。 
  因为县里的消防车离该村路途太远,是远水解不了近渴,这次火灾烧掉了两座民房和4架柴禾垛,损失不算轻。官兵们回到队里天已经亮了,他们疲倦劳累和痛心之余,也深感无奈。 
  百姓是什么,百姓是水,而消防队的官兵们是鱼。为体现鱼水之情,他们就得替老百姓做些事情。一段时间内,在他们的积极努力下,经与地方政府协调,政府、村里和派出所干警3家出资购买了一辆旧消防车,在北红村成立了义务消防队,并在村子里建立了警务室和驻村民警,带领村民们治安巡逻,防盗防火,有效地控制了各类案件和火灾的发生。 
  几年过去了,村里的老百姓们说,看见那辆红色的消防车停在场院上,心里边就暖和。 
  其实,在那些已逝的零散的军旅岁月中,能够带给我温暖的不仅仅是水和火,我想应该还有血液的涌动以及情感的生命之伤。 
  流年的梦不见得有什么能使我记住,或者存留下一些比现场还要现场的景象。岸和岸的分离,水火交融后的深邃与荡漾,却在短时间内呈现,像看过的窗棂,一根一根,纤细如骨。 
  有生命才有温暖的记忆。记忆之河流着,它以其原始的语言,创造着经年不衰的神话,我想我们该记住这些,永恒的警醒和感动。

四川省公安消防总队主办 电话:028-86303576
Copyright®2002 www.sc119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备09003834号   总访问量:人次